中单刺客带治疗

花呗还了,头像模型作者:今はコーヒー

【齐霍】《复杂的道理我不懂,但她们说你是基佬》03

#齐霍
#原作延续向
#齐乐天大学设定
#在偏题的道路上拔足狂奔

(三)
花展很普通,毕竟都过了几天了,脱离自己熟悉土壤的花儿已经怏了不少,早已没了前几天光鲜的样子。

齐乐天也不是想来看花展,他只是不知道该把霍星带去哪里玩。

作为一个20岁的处男,齐乐天能想到的,可以和别人一起去玩的地方,也就只有什么电影院游乐园麦当劳肯德基……

而这些地方,他们两个发小,两个男人,霍星姑且算是男人吧,怎么适合去这些只有是情侣关系的两个人才适合去的地方呢?

再者和霍星总不能去自己经常和舍友一起去的网吧吧?!他一个机器人自己就是电脑还玩什么电脑啊?!

明明是自己说着要出来玩可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去哪里玩。齐乐天双手捂住脸,在一旁掩面而泣——并没有。

另一边的霍星倒是十分安静,是真真切切地在看花。

齐乐天觉得老看花也不是办法,他绞尽脑汁想了想还有什么地方能去而且不尴尬——

“霍星?”他走上前,拍了拍霍星的头顶,“要不要去我大学里玩玩?”

“你的学校?那个地方我更新地图数据的时候去过,去那里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霍星回头看着齐乐天,齐乐天看上去像是被他的回答给呛住了。

“……你真的是个钢铁直男,各种意义上的。”

——————————————
齐乐天是一路拽着霍星的手把他硬拉过来的。

路上他感受到了周围很多陌生人的目光,好吧他承认,他这样拖着霍星走看起来是很像人贩子,至于为什么没人拦路不平,大概因为霍星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吧。

大学校门两旁经常是小吃美食圣地,齐乐天不知道霍星的能源到底是怎么个消耗法,想着与其等块没了再补充不如一开始就储存好。

他买了两份炸鸡排,还给霍星那份里加了一串烤肠。

“你们平时就吃这种味精盐分过重的东西?”霍星一边飞速进食,一边问着一旁吸溜饮料的齐乐天。

“觉得它是坏东西那你还吃那么开心干嘛。”齐乐天低头看了看腮帮子鼓鼓的霍星,机器男孩的眼角曲线松动了些,不知怎的齐乐天觉得这是在向其他人表示他现在很幸福。

霍星咬着鸡排,“这叫做开心吗?”

“你都眉飞色舞了,你自己是看不见,我可看得真真切切的。”齐乐天故意夸大了霍星原本微妙的表情变化,让原本忙着吃的机器人停下并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

“我没什么感觉……”霍星的手在自己脸上捏来捏去,似乎想将方才齐乐天说的变化给摸出来。

齐乐天看着霍星的脸,刚刚还有一丝丝幸福的表情,现在完全是残念了啊。
还是不要告诉他了,不知道为什么觉得好可怕。

齐乐天走着,掏出手机看了看消息,结果发现了舍友发给他的催他来上课的消息。

啊完蛋,我都忘了下午还有课了。
算了,哪个大学生大学时代没翘过几次课,说起翘课全金枪鱼镇我齐乐天称第二有人敢称第一吗。

于是齐乐天愉快地无视了舍友发来的消息,带着霍星往校门口走去。

校园内风景很好,抛去学校的身份还能当一个公园。路上都是有自己事情要做的人,似乎只有齐乐天和霍星是两个闲人。

没出意外两份鸡排都被霍星吃掉了,齐乐天就吃了一块,霍星看了看揉着肚子的齐乐天,机械眼睛里有些波动。

“下次我出门会带一份备用能源。”霍星说到,齐乐天自然也明白了他在指什么,笑着说没关系等会去食堂吃点。

他们沿着人工湖边走着。
校内有很大面积的人工湖,只在盛夏盛开的荷花目前还没有动静,早些的荷叶也只是蜷缩着,叶片都没有完全长开。如此看着着实没有生气。

霍星刚好高过大理石护栏,他昂着脖子,看着光秃秃的湖面。齐乐天不懂霍星在看什么,但没有问出口,想来大概是在目测水质之类的高科技工作。

这时齐乐天的手机响了起来,不耐烦地掏出来一看是舍友的电话,齐乐天停下脚步,也是很不耐烦地接了电话。

“喂?干嘛,不是说了我逃课吗?”
“逃你棒棒锤,老师突击点名了,估计还有一半的人点到你,不想期末挂科就他妈快点滚过来!”
“????靠要点名你不早说???”

没等舍友答复,齐乐天就挂了电话,拉着霍星的胳膊就往教学楼跑,这么一看他更像人贩子了,不过齐乐天也没时间管其他人看他的眼神,他就算事后被人举报拐卖儿童也无所谓,现在他要保证自己不挂科,因为考试挂科比蹲班房更难受。

终于,在点到齐乐天前面两个人时,齐乐天从教室后门弯腰偷偷溜了进来,霍星倒是很安稳地慢慢走了进来。

老师是个老头,点名的时候专心看着花名册,没在意台下的小骚动,他扫到下一个名字,喊到:“齐乐天——”

“啊?到!”
齐乐天答得有些慌张,他刚找到座位,老师点名时他正慢慢把屁股挪到凳子上。

“下次上课不要睡觉。”老师似乎把他当成了被点名惊醒的瞌睡学生,全班笑了笑,齐乐天倒不在乎,老师没察觉到他半节课不在就行。

霍星坐到齐乐天旁边,头刚刚好超过桌面。前排同学回头看齐乐天,却被他身边的霍星吸引了视线。

“哎,这小孩儿谁啊?”老师还在点名,前排同学压低了声音问齐乐天,眼睛却放在霍星身上,“你弟弟?还是你儿子?”

齐乐天猛扇了一下前排的肩膀,“去去去说什么屁话呢你,谁当得起他爹啊。还有这不是小孩儿,真要算年龄的话比我都大呢。”

霍星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大的教室。讲台上奋力指着黑板的年老教师,讲台下交头接耳呼呼大睡认真听讲的学生。
他从没来过这种环境,一时间不太适应。

“比你都大……那他这身高?”同学一脸难以置信,拧着眉头打量着霍星的妹妹头和娃娃脸,应该是还回忆了一下霍星大概的身高,“别逗我了行吗,他要比我们还大那我们今年应该是三岁小屁孩。”

齐乐天用笔杵了下同学的脑袋,“跟你没法解释,先上课先上课,晚上出去吃饭再跟你说。”

“你请客?”
“请你妈,自己付钱,爱去不去。”
“切,小气。”

————————————————————tbc
我更新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流水账,本来我就不清楚到底要写什么故事,就当他是我脑补的日常吧,看的开心就好

评论 ( 11 )
热度 ( 37 )

© 中单刺客带治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