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单刺客带治疗

花呗还了,头像模型作者:今はコーヒー

【明主】《人间不义》01

#题文无关,我本身不是写文的不太知道怎么起标题×
#n周目随性潇洒放飞自我明智×当前周目不知道会有什么展开的莲莲
#好像日本没有死刑但是我写了(。)就当他有吧×

(一)
似乎是又回去了。

明智吾郎看着警署大厅墙上的挂画型电子钟,红色的日期和时间刺痛着他的双眼。

六月二日,上午十点过五分。

在心里祝自己不知道几百岁生日快乐之后,明智提着手提箱走出了警署大门。

明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他曾看过一本小说,小说故事的主角就是在死了之后在同一个世界里固定的时间里无限循环,直到做到了某件事后,故事才收尾,当然结尾也没交代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印象里已经过去了几百年,明智摸摸自己的左胸,已经完全想不起来当时中枪的感觉了。啊身上要是被贯穿了肯定很疼吧,不过现在要说具体多疼也没所谓了。

他的时间一直在六月二号和来年的二月十五号中间无限重复,而且似乎除了他之外,其他人都没有之前的记忆。
明智觉得自己在玩无限load的单机游戏。

如果这一切都是他死后的意识制造出来的,那人脑还真是强大呢……不,人都已经死了,那大脑也没活动了,难不成是他的脑电波吗?根据宇宙能量守恒来说,人死之后的精神似乎会回归宇宙也说不定……

大概他的脑电波正飘在外太空编织着这个世界呢,说到底也是“认知”在作怪啊。
让自己以为这里是现实的世界。

明智出了街道口,拐了个弯来到了一家早早开业的刨冰店。天气还不是很热,这种时候就营业当真勇气可嘉。

为了褒奖勇气可嘉的店主,明智点了一个大份芒果刨冰,店家似乎也很感激他的样子,不顾明智阻拦硬是放了“成吨”的芒果酱进去,仿佛要把装果酱的罐子给掏空。

几百次的重复,明智在一开始还会仔细回忆之前的这一天是做了什么遇到了谁,然后想打出原结局就按部就班,不想打原结局就刻意避开。但现在他已经懒得在乎这些了。

事实证明刨冰这种东西还是果酱加多比较好。明智享受着上颚的低温刺激和舌面上的芒果香甜,他不可否认,这几百年过去他唯独不改的就是喜欢甜食的特点。

即便已经尝试过好几次的崩人设和当废人,他也没放弃喂自己一口糖。
明智很平常心地想着外人看来很自暴自弃的话,挖一勺纯果酱塞进嘴里,他的正面感情来源,大概只有外部摄取的糖分了。

啊似乎还有一个。

明智想起那个戴着眼镜的高中生,说起来最开始他还一直在与他们作对,但时间长了明智自己都懒得按老一套的演了。

知道了他们会去干什么是真的很无聊,在几十遍往复之后,明智已经拒绝再配合他们演出。他试过在一开头就杀掉怪盗团团长,不过相对的他在十二月之前就被拖出去枪毙了,毕竟每次开始的时间是他的生日,在那天成年之后做的事情都是得负责的。

在某几次的剧情试探里,他试过彻底脱离狮童,就作为一个外援coop在一旁看着怪盗团,因此见识到了那个巨大的神,也见证了高中生团体拯救世界。在没有他干扰的时间线里,怪盗团团长就能在一切尘埃落定之时过一个美好的情人节,再为一个月之后的离去做准备,而明智在第二天就会掉进下一个轮回。

明智吃着刨冰,思考了一下雨宫莲曾经有过的情人节伴侣,很多人的样子,似乎连那个坂本龙司都包括在内。明智咬咬勺子,心里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和那个看似乖巧的眼镜仔过一次情人节。

毕竟好几百次了一次都没有嘛。反正也是在无限重复,试一试也没什么。

明智吾郎一勺接一勺地塞着碎冰渣,吃的头顶有点微疼。他揉揉后脖子,给这周目的自己定了个以前从未有过的目标——

成功泡到怪盗团团长并在来年与他一起度过美好的情人节。

当然是只和他一个人。

——————————————
六月初这个时间点,明智和怪盗团还算不上认识,这个时间他的设定是背后干着屠杀业务表面还要在电视上批判怪盗团。

他记得自己说过这样一句话:
私自篡改他人内心是私刑,这不是人类该有的行为。

明智挠挠头,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其实是把自己从人类的范围内划出去了吧。
他曾在某次轮回开始的时候去医院做了下精神疾病专业诊断,结果发现自己似乎真的有点精神问题。明智想了想自己最初的所作所为,确实很像一个神经病。只不过到现在是带着上辈子看这辈子,有些偏激想法自己能够控制罢了。

说白了不还是神经病嘛。
神经的神经病和理智的神经病,哪个更可怕呢。

明智吾郎在街上闲逛着,他基本上没去过学校,顶着自导自演出来的“侦探王子”名号,他肆意地翘课逃考,理由当然是四处办案。

明智觉得学校大概已经把他的名字从档案里删除了,不过无所谓,反正他的时间也到不了来年夏初的升学考试。

于是今天明智继续心安理得地在大街上闲逛,穿着大概已经单方面开除他的学校的校服,戴着微笑的假面。

明智去了中央大街的家庭餐厅,点了杯咖啡和一份午餐。解决掉午餐之后他打算靠这杯咖啡续到晚上,然后再吃个晚餐。

因为是一个人,所以他只能坐在靠街边的双人位。多数坐在这里的都是小情侣,他看着那些脑袋交错的情侣,再看看自己面前的空位,想着什么时候雨宫莲能坐在这里。

他也不是真的喜欢,只是想试试新花样。
他真想看看那个情场圣手如果是反过来被人攻略是个什么样子,虽然他也没百分百把握能泡到这个约会战士就是了。

但是梦想还是得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咖啡好甜,感觉失了咖啡味,纵使是喜欢甜食的明智也被这甜味腻地皱起了眉头。他想起雨宫莲泡的咖啡,和这个简直是两极分化严重。那真是苦得让人瞬间精神抖擞,原本在殿堂里都拖不动脚步的他喝过咖啡之后整个人都被强行拉起来了。

雨宫莲的咖啡泡的真的很有水准,能把咖啡泡那么苦也算是一种才能吧……苦的原本走不动的明智能再吼几声Persona。真实苦涩了。

明智突然想在晚上去一次卢布朗,不过大概率人不在家,这段时间还是斑目悔改时间内吧,想碰见人除非去斑目殿堂。

唉,今天就算了吧。

明智仔细回忆了一下,似乎六月九号秀尽会组织校外参观,雨宫莲一行人会选择去他接受采访的电视台。虽然几百次的轮回里有几次他们没来,那几次就自然也没有暴露明智,只不过那时候明智已经懒得再陪他们演戏了,就干脆当了几次完完整整的普通人,完完整整地放弃了接触雨宫莲的机会。

回想起来似乎多了层不甘心,明智不知道是什么影响了自己,使劲儿想了想大概是这次轮回开始那个让雨宫莲当他对象的目标作怪吧。

现在他的心情仿佛雨宫莲已经是他对象了一样,然而现在这个时间段实际上人家根本不认识他。

明智掏出手机,打开联系人列表,除了老家座机和自己亲爹之外就没别的联系人了,他看着“狮童正义”这四个字,想了想没有删除,而是把备注改成了“秃头老爹”。

不知道这样有没有一点人情味呢,明智不懂。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原谅狮童,或许更多的是无限轮回之后的漠视和无感,谈不上原谅,也谈不上恨了。

他新建了一个联系人,凭着记忆输入了雨宫莲的电话号码,在惊讶自己记忆力的同时,他开始为备注犯愁。

他先输入了雨宫莲的名字,觉得有距离,然后只输入了单字“莲”,又觉得过分亲密了。明智对着手机发呆良久,随后想着反正是自己的手机别人也看不到,干脆放飞自我比较好。

于是雨宫莲的电话号码在明智手机上的备注成了“小宝贝”,看着这个备注明智起了一后背鸡皮疙瘩,他想着自己应该是不会打这个电话了,虽然号码是存了。

随后他打开SNS,搜索到雨宫莲的社交账号,这家伙还是一样没有设定加好友门槛,随便谁只要加他都会变成双向好友。明智吾郎很自然地点了“加好友”,随后看着对方的头像出现在自己的联系人列表。

能做的事似乎已经做完了,明智看了看自己每次都提着但是实际上没什么东西的手提箱,真的没什么事情做了,于是明智取消了续咖啡续到晚上的计划,付了钱后提着空荡荡铝制手提箱走出店外。

——————————————————tbc.
不要对这篇文抱有希望因为我也不知道下次更新是什么时候(。)
写文好难哦呜呜呜

评论 ( 6 )
热度 ( 56 )

© 中单刺客带治疗 | Powered by LOFTER